赫然發現,離開高醫附醫已經過了一年多了,自從成為矯正專科醫師後,我就像彈性疲乏的橡皮筋,運動量變少、食量變大,過了好一陣庸碌的日子。

現在的我,正坐在家裡附近的露易莎咖啡,慢慢啜著單品咖啡。
對面正坐著賣矯正器的業務,誠懇的向我解釋本次訂貨的優惠。
我有點恍神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…

離開大醫院到診所之後
雖然自己的時間變多了、工作診次更有彈性,卻時常懷念起那段忙到爆的生活。

打開筆電翻出舊照片,在高雄那三年半奮鬥的日子,著實有滿滿的快樂回憶啊!

趁著秋末還有剩點暖陽,
喝杯咖啡,把回憶化成文字,
做個紀錄。

回想高醫的生活,最先想起的一定是同梯共同打拼的夥伴。

右起秒兢、小包、沛倫,是高醫同期的矯正專科醫師。

秒兢-善解人意與反差萌的第一把交椅
診間的大家都很喜歡跟她相處


霸氣的時候像總裁、溫柔的時候像秘書,太反差了
還記得她會給人最甜美的微笑,接著臉一沉說:「
再享受眾人驚呆的表情。

唱歌好好聽,北高雄的人都尊稱她
高醫梁靜茹。

小包-頂著雄中數理資優班畢業的光環,屬於矯正界的天才型球員
很多很複雜的力學理論他看一次就能理解,很扯。

吃著La One的牛排聊矯正力學,是矯正醫師獨有的樂趣。


有個令我難忘的故事是:

某天夜診下班,晚上九點鐘
我跟小包在診間討論一個矯正案例,討論到後來,不知怎麼,我們開始爭執著誰講的矯正力學原理比較正確。

當然,我們都認為自己才是對的、你一來我一往嘗試說服對方。
但我們就這樣待在診間,從九點一路吵到了…半夜兩點半…

最後我終於發現我的理論有盲點是錯誤的、OK討論終於結束。

從醫院回家的路上我們都好睏,想起明天還有早班更是崩潰。

欸說真的」 我邊走邊問他
我們幹麻不要明天再討論這些莫名其妙的鬼力學就好?

原本小包的眼睛都快闔上了…冷不防,他眼睛睜開繼續開啟討論模式

不是阿襱哥,你看這都半夜了,所以技術上來說確實已經是明天…

……好,你是對的…」我認輸

總之他常常說一些很高智商的白爛話,讓我被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沛倫-這三年來最重要的夥伴。

同時為專科受訓夥伴和研究所同班同學,我們的臨床事務跟碩班事務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,因此一直都滿有默契的互相Cover(其實被她罩)


用文字太難形容她對我來說有多重要,
總之,這三年因為太習慣她坐我隔壁,
以致於分別的時候好像在跟自己身上的某個器官說掰掰。

大概肝或腎之類的。
<3<3<3

認識這三位朋友,對我來說是比拿專科證書更大的收穫,這段回憶永遠珍藏,祝福大家一切都順利。
照片於2019年攝於花蓮曼波海灘。

我也好感謝高醫矯正科老師們的栽培,讓我有獨當一面的能力。

特別是矯正科老闆曾醫師、同時也是我碩班的指導教授,總是給我很大的信任。

每當考專科的焦慮襲來時,她總會悠悠的說:
俊襱一定是沒有問題啦~」讓我立刻打一劑強心針

專科醫師最佳病例是曾醫師所指導的,拿到證書後開心的與曾醫師合影。
誠摯感謝高醫的老師們:曾于娟醫師、潘金芸醫師、周思婷醫師、鄭戎軒醫師

在老師們的指導下,專科筆試拿了第二名、口試拿了最佳病例。
希望沒有愧對他們的栽培。

以前總是覺得,
教學本來就是老師的任務阿!
但開始當助教、或開始有能力在臨床分享所學時,才發現,教學真的好累人,
學習一直以來都該是自己的課題,
不論在什麼領域,能遇到願意協助你的老師、不藏私地推著你前進…

這真是很難得的事啊。

每周三的病例論文討論會是專科訓練最喜歡的一部份,
所有醫師一起看病例相互提問(大亂鬥電人),每周都有持續充電進步的感覺。

那現在呢?
診所中都只有我一個矯正科醫師
在矯正Case裡有什麼新奇的發現,大概也只能跟身旁的助理分享
有些助理還真的會捧場的回答:

襪,真的欸~牙齒動好快~

其實她們人真好,怕我尷尬自言自語(苦笑)。
我想我還是喜歡待在醫學中心
若在診所的話,這些愛討論Case的習慣未來可得通通藏著了。

思緒一湧上來,還想起了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情還沒講~

比方說叫吊車進校園、Meeting昏睡時光、研究生未簽到防疫小旅行、蔡胖的重訓教學…

西子灣的夕陽總是多變而精彩,拍攝的那天雲層很厚,卻也能看到如木星表面的美麗雲彩。

為什麼懷念高雄的日子呢?

海很近絕對也是個原因,15分鐘騎個機車就能看到海,
懷念西子灣海浪拍打刷刷刷的聲音,夕陽下大船出入港的畫面。
看著照片彷彿都能聞到鹹鹹的海味、淡淡的(或可能濃濃的)柴油味。

再啜一口咖啡,微酸的耶加讓我回神。

很多美好的事情只屬於過去,不論多想帶卻也帶不走,
在高雄的這幾年很棒,回憶放心底永遠珍藏,
提醒自己未來要繼續珍惜每個當下。

撰文者 | 王俊襱

喜愛分享知識,熱衷攝影與旅遊的齒顎矯正專科醫師。

矯正注意事項列表
專業知識分享列表
我有矯正問題想要提問